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凰妃嫁到:冥王狂宠妻》凰妃嫁到冥王狂宠妻下载 419文 凰妃嫁到:冥王狂宠妻同志

更新时间:2020-01-23 00:07:00

《凰妃嫁到:冥王狂宠妻》凰妃嫁到冥王狂宠妻下载 419文 凰妃嫁到:冥王狂宠妻同志 已完结

《凰妃嫁到:冥王狂宠妻》

来源:作者:安年瑶分类:架空主角:夏也,夏点

完结小说《凰妃嫁到:冥王狂宠妻》是安年瑶最新写的一本架空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夏也,夏点,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只见摊主不知道从何处拿出一个非常精致的灯笼。外面不知道用一层什么材料包围着,还刻上了各种精美的图纹,黄灿灿的颜色和太阳相呼应,时...展开

《凰妃嫁到:冥王狂宠妻》免费试读

只见摊主不知道从何处拿出一个非常精致的灯笼。外面不知道用一层什么材料包围着,还刻上了各种精美的图纹,黄灿灿的颜色和太阳相呼应,时刻发出耀眼的光芒,不得不说,做工真的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每一条纹路似乎都拥有生命一般灵动,让人忍不住跟着它一直浏览到它的尽头,根本移不开眼,就好像充满了魔力一般。

只是...

“这是一盏泫老花了大半辈子亲手制作的花灯,可以说是承载了泫老毕生的心血啊!当然这盏花灯也是全天下独一无二的,只是美中不足的是,大家可以看到这个花灯跟别的花灯不同之处,就是这盏花灯从外面根本就没有办法能够把里面的蜡烛点燃。”摊主细细的介绍着。

人们这才注意到,这盏花灯美则美矣,可却没有办法点燃。既然不能点燃的花灯又怎么能算是花灯呢!

“所以,这最后一题的题目就是,如何能够将花灯里面的蜡烛点亮。”摊主说完之后,又有些意味深长的看向白衣男子并道:“现在开始,公子有半柱香的时间可以作答。”摊主说完,便在一旁桌上的香炉里点燃了半柱香。

半柱香的时间?怕是一辈子都解不开吧!

白衣男子此时大步走向摊主,然后小心翼翼的接过那盏花灯仔细的端详着,原本笔直的眉毛也开始变得紧皱着。

而凰北夏的目光倒是放在摊主身上,不知道为何他觉得摊主刚刚讲的那段话似乎有些刻意,但却又说不上来哪里刻意了,一切都显得很正常。可是直觉告诉凰北夏一点都不正常,再加上摊主的眼神和摊主的行为都让凰北夏有些质疑。

若是真的是那个泫老毕生的心血为何给她一种不是很,很呵护爱惜是这样说么?

发明者通常都是把自己发明的东西看做至宝,甚至是看成生命一样重要才对的呀。

但是她却在那盏灯上看到了一些灰尘,似乎是很久都没有人动过的一般,还有一些细小的磨痕,不仔细看并不会发现,那应该是在移动中留下的痕迹。

但是,这不应该出现在这样一件宝贵的东西身上吧,如果它真的是泫老的心血的话。

而且白衣男子从摊主手中接过这盏花灯的时候,摊主连一句嘱咐的话都没有说。

到底问题出在哪里呢?

凰北夏也紧紧蹙着眉头冥思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周围的人都开始有些坐不住了。

“这哪是鸡蛋里挑骨头啊,简直就是在好好的鸡蛋里面放一根骨头进去还不准弄破鸡蛋,这不是摆明了不可能的事情吗?”不知道谁在人群中多嘴了一句。

凰北夏却是突然的眼前一亮!

鸡蛋里挑骨头!鸡蛋里放骨头!还不准将鸡蛋弄破!

刚刚那人的话一直在凰北夏的耳边萦绕着,凰北夏脑子飞速的转着,她感觉她似乎就要知道了解决的办法了!

很快半柱香就已经燃到了末尾了,眼见还有一点火星就要湮灭时,摊主微微摇了摇头,看来今年似乎也一样没有人能猜出来呢,泫老似乎又要失望了。

“不知道公子想出了没,这时间,就要到了。”摊主适时的出声提醒道。

白衣男子袖下的一只拳头紧握这,直至青筋暴起,半会才有些无力的松开。眼眸中既有不甘和自责更多的是痛苦的神情。

因为凰北夏正好站在白衣男子的侧对面,所以白衣男子的一举一动都落入了凰北夏的眼中。

凰北夏自认为不是什么善良的好事者,但看到白衣男子这幅模样,心中还是有些好奇的。

突然,凰北夏的眸子在白衣男子的身上转了一圈,眼睛有些微微发亮。

或许她可以考虑一下破例帮这个男子一把。

白衣男子看了一眼手中的花灯,眼神灰暗。

说实话,这盏花灯他看了半天,企图从一丝一角中找出破绽。

但是都没有,这本来就是一个无死角的花灯,他根本想不到任何解决的办法。又或者说他已经想尽了办法也解决不了。

他甚至怀疑这是不是只是泫老玩的一个把戏。

“我...”随着半柱香的燃尽,白衣男子正准备开口说认输,却被一个清脆的声音打断。

“慢着!”没错,凰北夏在白衣男子出声之前站了出来。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这样一个穿着朴素,甚至还有些怪异的女子身上。

毕竟这天还热着,谁出门会没事戴顶斗笠。

凰北夏对于背后的指指点点完全没有一丝在意,而是依旧淡定的走到白衣男子面前。

然后轻声一笑,道:“若我说我能帮公子解决这个难题呢?”

对于凰北夏的出现白衣男子还是有些愣住的。

眼前的女子,尽管穿着普通,但却怎么也掩饰不了从她身上散发出的那种自信淡定的气质。从凰北夏一看他的时候她他就发现了,因为这样的一个女子在人群中实在有些格格不入的感觉,尽管她就那样站着,也让人忽视不了。所以,不管她出于什么看他,他还是礼貌的对她点了点头。

她的声音是那么的清脆,特别是她的笑声,甜美中又带着一丝刚强。与那些矫揉造作的女子不同,听着很清澈,也很舒适,就像是一股流泉一般。

“怎么?公子这是不相信吗?”面纱下的凰北夏见白衣男子久久没有动静,微微挑眉道。

白衣男子看不清楚凰北夏的表情,但却能想象出此时她俏皮的模样,就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奇怪。

白衣男子有些抱歉的笑道:“姑娘误会了,那既然如此便劳烦姑娘帮在下解题了。不管如何在下都感激不尽!”白衣男子认真的说道。

凰北夏有些满意的点了点头,这男人还不错,既没有看轻她的意思,又表明了即使她没有猜出也不会责怪,还会感谢。这倒是让凰北夏舒服了不少,毕竟她也是出了脑力的不是。

凰北夏点了点头,示意男子将手中的花灯给她。

凰北夏在接过花灯之后,来到摊主面前道:“老人家,这应该不是泫老做的吧?”

若说摊主一开始还对凰北夏这个看起来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表示怀疑的话,此刻他是真的相信了,眼中是满满的不可思议!

凰北夏看到摊主这幅模样,心中就更加断定了自己的想法是对的。

而摊主此刻看起来也十分的激动,他怎么能不激动呢!自从泫老出了这道题以来,可是没有一个人能解出来过。

想当时还轰动了一时,就连其他邻国的人都纷纷过来凑热闹,但是都没能真正的回答出这个问题。久而久之,人们就自动把这道题目给忽视了,毕竟一个大家都认为不可能的事情,谁又愿意花心思去钻研呢。

所以...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