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百转千茴的缱绻网恋》 字母文 百转千茴的缱绻网恋父子文

更新时间:2020-02-01 04:06:15

《百转千茴的缱绻网恋》  字母文 百转千茴的缱绻网恋父子文 已完结

《百转千茴的缱绻网恋》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荻野松分类:现代言情主角:连小菜,连千

经典小说《百转千茴的缱绻网恋》由荻野松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连小菜,连千,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千茴,还是你厉害,第一天,就让两个男生为你打架啊” “恭喜你,成为上校园论坛最早的新生。”莹莹一来就迷上了校园论坛。 “还是孟...展开

《百转千茴的缱绻网恋》免费试读

“千茴,还是你厉害,第一天,就让两个男生为你打架啊”

“恭喜你,成为上校园论坛最早的新生。”莹莹一来就迷上了校园论坛。

“还是孟惊涛呢,只听见女生为他打架,这次总算开了眼。。。”

“还好是校外,又及时制止了,要不孟惊涛就惨了”

“不要胡说,我和孟惊涛不是那样的关系,我们只是刚认识。。。”

“你还是别解释了,越解释越糟糕”

“千茴,交待一下,那个很健硕、浓眉大眼的男生是谁”

“以前的同学,你们不要想多了,真的只是同学关系”她还是有种百口莫辩的感觉。

“本来以为你大不了艳压全场,没料到你居然震惊四座,迎新晚会,名扬天下啊”什么名,恶名,臭名,以前,好像小菜也说过,她自带网红效应,哎。

“是呀,千茴,你好厉害,让一个刚认识的人和一个只是同学的人为你打架。。。”子敏一说,连千茴在内,所有人都觉得不合乎逻辑。

-

文学院开学典礼。

终于有进入北府的真实感了。

文学院院长曾树人,名宿大儒,国学大神啊,虽然白发苍苍,但儒雅之风入骨,举手投足,独具非凡气韵。

他发表了长长的欢迎致辞,和小学中学曾经听到打瞌睡的欢迎辞不同,千茴此次听的热血激荡。

他首先阐述了自己对文学的看法,其中不乏当年自己求学中的逐步的领悟;其次用幽默的口吻,描绘了大家学习文学的初衷和将来走向社会的用途。

“有很多人这样来运用自己致力十几二十年所学到的知识,麻木教学、一个字一个字枯燥的灌输到下一代的脑袋;窃词粉饰、用空幻的辞藻堆砌文字,致力于虚假的宣传;累文爬格,把文字变成出售的产品、打包量售获取钱财。。。这是工匠啊,同学们,走进北府,最后成为工匠,北府会为大家而痛心疾首。”

最后,他表达了自己真诚的希望:“致力文学,我希望在座的各位,不要成为工匠,而是成为大师,工匠用手,大师用魂,可能你会觉得,职业、收入,表面没有什么差异,我只能告诉你,质的改变,不会让你的表征有什么变化,它改变的是你的本质,你可以站的更高岸,你的灵魂可以更高洁,你的人生可以更纯粹。”

全场报以掌声热烈、欢呼雷动。

-

典礼散场,千茴依然在默默咀嚼曾院长的话,什么时候,自己才能修成那样的大神啊,通体被文化淬炼,散发自然的光彩。

-

场外四处都是摊点,热闹的挂着不同颜色的横幅、彩旗。原来趁此机会,各种社团开始了一年一度的招兵买马。

“小学妹,到我们围棋社吧,包你一年后打遍天下无敌手”一个挺阳光的学长在身边热情的递上表格。

围棋,她想起自己一直被老爸围剿的棋艺,还有一直默默羡慕妙玉她们手谈黑白子的超脱:“师哥,你们可以教授盲棋吗”

“当然,当然,最多几个月,包你学会”

“好,我参加”她爽快的填表、交钱。

“小师妹,来参加古琴社吧,你的气质,和古琴简直是绝配”一个苗条优雅的师姐凑上来,眉目清淡,非常可亲。

古琴,小时候,千茴学过一段时间,后来学业紧张,就被迫中断了。琴、棋、书、画,文学一大家,好像也不可或缺。

“行,我参加”

网球社,啊,规律的锻炼是必须的,当然要参加。。。

-

“天啊,千茴,你到底参加了多少社团。”先回到宿舍的几个,看见姗姗来迟的千茴,手里拽着一大把回执。

“不知不觉,就这样了”她清理了一下“是有点多哎,加入了9个。。。”

“你会忙死的”

“怎么办,可以退货不”她无辜的提问。

“想得美”

-

真正让千茴产生退货想法的是她清理了财产之后。

各种准备,必要的文具,购买饭票,等到忙碌完毕,她才开始点算。

一番麻利的加减乘除。

她顿时感到冷汗冒了出来。

不会是算错了吧,她认真复核了三次,冷汗确定流出来了。

糟糕,钱不够了。

她带的钱本来就不多,还没有考虑皇城较高的生活水准,当然,最致命的,是她加入9个社团耗费了几千的错误决策。

怎么办啊,她暗自发愁,现在是不能向家里伸手的。

算了,先节流。

-

除去钱这个庸俗的问题,开启的大学生活,还是非常美好的。

第一次觉得,学习是如此的快乐。千茴以前讨厌化学、物理,化学做实验的时候,经常要出现火焰、爆炸等环节,总是吓的她想要逃跑。物理那些可怕的复杂的满是字母的公式定律,简直等同无字天书,让她背诵的非常痛苦。现在逃离了这些魔爪,她津津有味的在每个课程里吮吸着养分,如果说以前在千家,文学是家庭耳濡目染的笼统熏陶,在北府,文学就是系统的明晰教授。她又刷刷的选修了不少课程。

-

“要不是看见你报了那么多社团,还真觉得你是穷人哎”吃饭的时候,看见就着一份素菜吃的津津有味的千茴,莹莹大为感慨。

“不用矛盾,我就是穷人一个”她说到穷人两个字,不仅没有低落的感觉,还给人家一种满自豪的印象。就像莹莹有时候的说话口气。

莹莹来自重都,自带莫名的骄傲,说到重都,只要和其他地方不一样,即使是累的、难的还是差的,统统都是她的骄傲,比如她说:“我们重都都没有这样平路、全是坡道”你以为她是在说重都道路不好吗,错,还有:“我们重都的女孩子脾气都火爆的很”,你以为她说那边的女孩子脾气不好吗,错。她在骄傲,骄傲所有重都与众不同的地方。

就像现在的千茴,套用了那种骄傲的口吻,大家只能给她一个鄙视而非同情的眼神。

“好吧,我就是社团报多了,克服一下下而已”她坦白,如果还不行,以后是不是连小菜也不能吃了。。。

“活该啊”几个人一致的幸灾乐祸。

千茴心里反而舒坦。

-

好像从外公出事时候开始,千茴突然发现,同情的眼神,实在非常可怕。那时候,一些知道一点风声的熟人、半熟不熟的人,逮到千茴,就开始满脸同情的询问,外公身体怎么样,公司状况怎么样,无数个为什么,如似关心、甚于审问,千茴被迫一遍一遍的交待和解释,一遍一遍的感谢他们的关心,如果是可怕的疤痕,就完全是一次一次的完整揭开给他们查看,千茴最后累到、看见有人带着同情和饶有兴趣的表情接近、就拔腿逃跑。

后来,千茴自己诠释了一下同情的这两个字,这不是一个平等的字眼,而是一个残忍的字眼,带着一个自居完好的人面对一个被视为不完好的人的落差视角,她自己暗自觉得,当某天,自己要向一个出现事故的人表达关怀的时候,一定不要用同情的神色,而是要站在对方一样的境地,要告诉他,他所遭遇的事情,每个人包括自己,都可能会遇见,都要依赖互相的帮助而站起来。就像千家亲戚当初的帮助一样,无声和善意的、充满换位之心。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