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亿万冷少:独宠神偷妻》亿万独宠 穿越文 亿万冷少:独宠神偷妻18禁

更新时间:2020-02-03 12:05:11

《亿万冷少:独宠神偷妻》亿万独宠 穿越文 亿万冷少:独宠神偷妻18禁 连载中

《亿万冷少:独宠神偷妻》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七月竹分类:现代言情主角:阿黄,叶珞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亿万冷少:独宠神偷妻》的小说,是作者七月竹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今天收获不小,有惊无险,心情不错,叶珞享受着初夏河堤抚人的微风,一路蹦蹦跳跳的走回了自己和爷爷在河堤边老居民区的小院子。 小院子...展开

《亿万冷少:独宠神偷妻》免费试读

今天收获不小,有惊无险,心情不错,叶珞享受着初夏河堤抚人的微风,一路蹦蹦跳跳的走回了自己和爷爷在河堤边老居民区的小院子。

小院子是爷爷很久以前自己建的,那时候地皮可没现在金贵,河边的荒地圈到就是自己的,三间小屋,一个小院,现在倒是十分的难得了。

叶珞打开院门,大黄狗阿黄摇着尾巴欢快的叫着扑了过来,叶珞亲热的和阿黄又亲又抱,摸摸阿黄的头,问:“爷爷回来了吗?”

见到里屋灯亮着,松了口气,进屋一看,爷爷已经在呼呼大睡了,一股子酒味。

地上两个空瓶,原来叶珞在被藏獒追被人撵的时候,爷爷已经回家又喝了一轮酒了!

叶珞叹了一口气,帮爷爷盖好被子,取出贴身藏着的画纸,卷好放在床头,然后关了灯出来。

叶珞还是婴儿时就被爷爷收养,爷孙俩相依为命,感情自然是不必说的,爷爷年岁越大,是越来越像老顽童了。

爷爷是国际大盗组织一盗道的一名高手,虽然是偏门中人,名声不太好,但是叶珞知道爷爷是个好人。

一盗道也不是一般的黑道组织,其势力遍布东南亚北美等华人地区,总部并不在M市,而是在一个神秘的地区。一盗道有非常严格的规矩,其门人不能乱偷普通人财物,只能偷不义之徒,而且所得物品,也必须上交给一盗道,变卖后道门会负责发放门人的生活所需资金。

忙了一个晚上,叶珞也觉得累了,伸伸懒腰,摸摸被摔痛的屁股,洗澡回自己房间睡觉了。

第二天一早,太阳晒到了窗框,叶珞才爬起来,阿黄在床下摇着尾巴,低声叫着,亲热的把头伸到被子上。

叶珞伸伸懒腰,高考刚结束,现在还在等高考成绩出来,可以天天睡到自然醒,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叶珞一个翻身下床,伸伸细腿,摸摸阿黄的头说:“阿黄,是不是饿了?”说完从床头拿出一包牛肉粒,丢了几颗给阿黄,阿黄兴奋得直摇尾巴打转。

叼着牙刷在屋里转了一圈,没见到爷爷,昨晚刚偷的画也不见了,显然爷爷是拿画去一盗道总部交差去了,这回拿了钱,不知道又要去哪里逍遥云游了!

切个黄瓜做个面膜,边贴脸上边吃,打开电视,电视里正在播昨晚M市知名地产开发商被盗一副价值连城的画,价值超过2000万人民币。

叶珞边咬黄瓜边对阿黄说:“啧啧啧,阿黄,你瞧瞧,2000万啊,姑NaiNai能买多少根黄瓜啊!”

电视里还拍到了地产开发商孙某哭丧着的脸,和监控录像拍到的女飞贼的黑影。

“哼,活该,谁让你有钱不发建筑工人工资,这次我们帮你发了!”叶珞得意的说,摸摸阿黄的狗头。

叶珞看着自己在电视里的形象,得意的对阿黄说:“阿黄,姐的身材不错吧,怎么说也是有腰有屁股,怎么时至今日都没有个男朋友呢,没天理啊!”

阿黄摇摇头,摆摆尾巴,汪汪叫了两声,表示同意。

忽然想到昨晚在酒吧为了逃避追捕被迫献吻,脸不由得红了一下。

叶珞其实很宅女,在家窝了一天,东摸西摸的,看看电视,玩玩手机,浪费下时间,就到了晚上。

夜幕降临,叶珞闲来无事,沿着江边散步,看看河堤上各种各样的人,搞杂耍的,卖玩具的,滑旱冰的,都觉得有趣。

走着走着,又走到了江边酒吧一条街,爱梦酒吧,昨晚在这里发生的事情,还历历在目。

不知道什么原因,叶珞的脚有点不听使唤,不由自主的想溜进酒吧去。

叶珞只好由着自己的腿进了酒吧,一双眼睛四处搜索着帅哥,没什么发现,心里有点小失望。

叶珞喝着好不容易买到的啤酒,坐在舞池旁边的一圈高凳上,酒保狐疑的看着她的嫩脸,直到好话说尽才卖给她,未到午夜,酒吧人群还没有共舞,台上俊男美女们在表演。

忽然,叶珞看到了昨晚那张俊美的脸,没错,就是昨晚那个男人。咦,怎么都走不了路了,醉成这样?

只见陆柏爵被一个穿着黑色连衣裙,脚踩尖尖高跟鞋的长发美女搀扶着,踉踉跄跄的酒吧**走去。

哟,死鸭子有客户了?叶珞饶有兴致的远远跟在两人后面。

陆柏爵似乎醉的非常厉害,有点不省人事的样子,被黑裙美女扶着出了酒吧**。

不是吧,酒吧**,江边,乱草木丛?

叶珞笑得合不拢嘴,在自行脑补他们在草丛间行苟且之事的画面,忽然想到,不如去看一场活Chun宫?

黑裙美女扶着陆柏爵出了**,果然往草木深处走去。

叶珞在黑暗的草木中偷偷跟着两人,离得远远的,生怕打扰了别人的好事,以叶珞的身手,根本没人能发现她在跟踪。

黑裙美女直接扶着陆柏爵来到了江边,忽然从暗处串出一个西装革履的瘦高男人,等等,死鸭子有抢生意的?剧情发展有点超出叶珞的想象了!

叶珞忽然觉得不太对劲,黑裙美女一直扶着陆柏爵往江水里走,两人都趟进了水里,忽然,陆柏爵似乎有点酒醒了,开始挣扎,不愿走到水里。

西装瘦高男人从怀里掏出一个东西,指着陆柏爵,压低声调说:“对不起了,陆先生,不要做无谓的反抗,今天这里就是你的葬身之地!这怨不得我们,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叶珞凭着多年的夜里做贼锻炼出来的眼力,看得真切,那是一把**!

有人要谋杀死鸭子!

叶珞的脑子飞快的运转,黑裙美女把死鸭子带到水里,西装瘦高男没有开枪的原因,肯定是想制造他被淹死的假象。

一瞬间,叶珞就有了计划,将计就计!

叶珞从地上捡起两颗鹅卵石,偷偷靠近,双手一扬,一粒鹅卵石砸在西装男的手上,**被打落在水里,一粒鹅卵石正中黑裙美女的额头,她往后一仰,和陆柏爵一起掉进水里。

叶珞如燕一般飞速掠过岸边,扎进水里,用脚一蹬黑裙美女,扯着陆柏爵的衣领顺着水流往黑乎乎的江心飞速的游去了。

西装瘦高男大惊,赶紧伸手往水里捞枪,从脚下捞到了**,顾不得那么多,索命要紧,瞄准两人连放了几枪,几枪都打到叶珞和陆柏爵身边,激起几朵水花。

叶珞一个猛子扎进水里,奋力划水,趁着黑暗的掩护,一直扯着陆柏爵游到江心,虽然带着一个人游,但是训练有素的叶珞临危不乱,利用水流,往下游漂去。

漂了很远,到了自家小院子所在的河段,叶珞才游靠岸,把陆柏爵拖上了岸。

陆柏爵已经昏迷不醒,手臂上有个小洞,冒出的鲜血染红了白衬衣,刚才西装瘦高男的乱枪还真打中了他。

叶珞慌了,摸摸陆柏爵的鼻息,糟了,似乎没有气了,肯定是喝了很多水。

叶珞看着帅锅那种被水泡得惨白的脸,真的是好帅,如果就这样死了,这得是多大的浪费啊!

死马当做活马医,救人要紧,做人工呼吸吧!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