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废嫡》废嫡而更立诸弟子什么意思 娘受 废嫡MB

更新时间:2020-03-24 12:04:34

《废嫡》废嫡而更立诸弟子什么意思 娘受 废嫡MB 连载中

《废嫡》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十天氏分类:古代言情主角:玉芽,李耀

《废嫡》是十天氏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废嫡》精彩章节节选: 柳微然终是没有发作,僵着脸走了。 这也在柳长安意料之中。 今日璃王大婚,最不希望别人提起的,大概就是她这个废妃了吧。柳微然是个聪...展开

《废嫡》免费试读

柳微然终是没有发作,僵着脸走了。

这也在柳长安意料之中。

今日璃王大婚,最不希望别人提起的,大概就是她这个废妃了吧。柳微然是个聪明人,她一向知道什么时候能嚣张跋扈,什么时候必须忍气吞声。

待到柳微然跨出秋心院的门槛,长安便忍不住拼命地咳嗽起来。

方才对峙了那么久,又喝了杯凉茶,她只觉得喉咙有如烈火焚烧一般,疼得撕心裂肺。

咳了一阵终于缓了过来,手中觉得一片黏腻,摊开手掌,赫然是殷红的鲜血。

玉芽拿过一方干净的帕子给她擦拭,小声啜泣着:“小姐,你知道自己的身子不好,怎么还去喝那凉茶……”

柳长安摆摆手,缓缓坐下:“玉芽,瞧着最近咯血的次数,我怕是撑不了多久了,想来大限之日就快到了……这么多年,跟在我身边服侍的人死的死、走的走,算起来是我对不起你们太多。你陪着我这么多年,可曾后悔?”

玉芽只是摇头,泪水不住地滚落腮边,她也顾不上去擦。

柳长安费劲地拉住玉芽的手:“当年娘为我悄悄留的嫁妆我藏得紧,这些年虽花费了不少,但好歹还剩下一些,都在床边的木匣子里。你的卖身契也在,你都拿去,今晚就走……”

“小姐……”

“好玉芽,我知道你忠心,必然不肯走。就算是我去了,你恐怕也愿意呆在在这里为我送终吧……”

柳长安好像想起了什么一样,灿然一笑:“还记得我未出阁时问你们四个人,以后若是不做我的丫鬟了,想要做什么吗?我还记得你说,你想要出府去寻你的表哥?”

“不,我不离开小姐……”

柳长安脸色一暗,终是开了口:“玉芽,实话对你说,这么做,我也是有私心的。”顿了一下接着道:“你从小跟着我,最是知道的,我的身子向来不错,怎么一进王府就开始大病小病不断?玉芽,我是被人下的毒!”

“下毒?!”

“不错,下毒之人正是今日的新郎,李耀。”

玉芽瞪大了眼睛,“璃王,他,他怎么敢?”

看到玉芽震惊的表情,柳长安只能苦笑。她身边四个丫鬟,最没有心机的就是玉芽了,当年母亲就常常打趣说这丫头是个傻大姐。

即使是在这王府困了十年,即使受尽了人情冷暖,她还是没变,一样的天真,从不把人往坏处想。大抵也是因为如此,李耀反而放了玉芽一条生路。

这么多年,柳长安一直没和玉芽说过事情的真相。偶尔吩咐她办些事情,玉芽也是从不追问缘由。

可是如今,她必须要说了。让玉芽知道一切的事实,让她抱着复仇的念头活下去。

虽然会痛苦,但是总是能活着的。

“玉芽,你是我身边最后一个贴心的人了,你的性子软和,胆子最小,为人又善良,若非我今时今日实在无法再护着你,我也不会放心让你一个人出府。”长安说着,眼中已有泪意,“我大限将至,今生怕是没法报仇了,只能寄望于你了。”

“今天璃王成亲,府中的眼睛都盯着前院,没人会注意到咱们这里。你就从**旁的小洞逃出去,先别出城,在城东王妈妈家住下。王妈妈是我Ru母的亲妹子,定会收留你。待你听到璃王遭难的消息之后,再去喻府找喻师兄,他会帮你安排好后路的。”

柳长安说着,又拉起玉芽的手:“你是我唯一的希望了,无论如何,好好保重自己知道吗?等到师兄为我们柳家翻案的时候,还需要你去作证呢。”她顿了顿,哽咽道:“你以后可不能这么傻愣愣的了,放机灵点,好好照顾自己。咱们今生主仆缘尽,我连累了你十年。如果有来世的话,我一定好好照顾你,做个好主子……”

玉芽眼睛哭得通红,紧紧咬着下嘴唇,浑身发抖。良久,终是点了点头。

酉时。

柳长安打发走了玉芽,一个人静静地倚在床上,脑子里一幕幕地回想着过去的事。

十九岁那年,她不顾父母的反对,宁愿废去嫡女的身份,也要嫁给李耀。成亲之后,她足足有三年沉浸在虚假的浓情蜜意之中,万事都不理会。

直到柳家灭门,祖父与双亲惨死,她这个璃王妃一朝被废,才幡然醒悟。

可这时,一切都已经晚了。

喉头一阵又一阵地泛腥,她却连咳嗽的力气都没有了。柳长安迷迷糊糊地想,她的大限大概是到了。

外头隐隐约约地传来鸾凤和鸣的喜乐声,带着无限欢喜的意味,想来一定是李耀和韦双成的婚礼。

这两人纠缠了这么多年,终于能名正言顺地在一起了,婚礼必然是极尽奢华,宾客盈门。

柳长安苦笑,十年前她与李耀成亲的时候,李耀不过是一个被皇帝猜忌,处处被冷落的皇子。两人成亲时连一套像样的喜服都没有,可她却真的是满心欢喜,指天盟誓要“生生世世不离分”。

现在想来,大概那个时候的自己就像一个唱独角戏的戏子一样可悲吧。

柳家倒后,她独居秋心院七年。七年的时光里,她慢慢想啊,终于是想明白了一切。

她所谓的良人,从一开始就处心积虑,给她下毒,囚她于此,甚至想方设法,害死了她最亲近的人。身边的四个丫鬟,只剩下一个玉芽陪着她凄惨度日。

李耀想要贤名,想让韦双成不受一点委屈地成为璃王妃,所以他不敢对她痛下杀手。只是当做府里没有这号人一样,漠不关心,让她自生自灭罢了。

这样也好,没有人注意,她才能方便行事,慢慢摸清李耀的底细。

人人都觉得柳长安已经是丧家之犬,再也翻不出什么风浪了。谁又能想到,她前几日差玉芽送给喻子濯的信里,已经附上了李耀当年陷害柳家的罪证。

她的师兄喻子濯,刚正不阿,更视柳家为亲人。长安知道,喻子濯一直没有放弃为柳家翻案,这封信只是个引子。

有了这个引子,喻子濯就有机会能将璃王府,甚至璃王一派连根拔起。

只是可惜啊。可惜,她已经看不到了。

喜乐声渐渐模糊,柳长安闭上眼睛,仿佛又看到了父亲母亲、祖父以及她最好的朋友丁翎容。

她想……如果有来世,如果一切都能重来的话,她一定会守护住所有她想要守护的东西。不论哪一个,她都要紧紧地抓住!

……

天丰六年,璃王迎娶新妃。是夜,废妃柳氏病亡。璃王闻讯,失声痛哭。新妃韦氏亦泫然。时人莫不感璃王之深情,赞韦氏之贤惠,叹柳氏之命薄。

天丰八年,时吏部侍郎喻子濯呈璃王之亲笔信,参璃王李耀结党营私,排除异己。且于构陷前太傅柳晏,使其无辜被黜,流放而亡。

帝怒,令严查。后废璃王,贬为庶人,逐出京城,永不录用。

……

柳长安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天刚蒙蒙亮,她习惯性地想要咳嗽几声,却发现一呼一吸之间,极为顺畅,完全不是久病的感觉。

她坐起身来,掀开身上的被子。

自己的手,竟不是陪伴她多年的那双枯黄干瘦的手,而是一双稚嫩白皙的孩童的手。

柳长安酿跄着想要下床,却浑身无力,小小的身子摔在地上发出“哐”的一声。

外间响起悉悉索索的声音,是守夜的丫头起身的动静。柳长安顾不上疼痛,光着脚跑到房间那面光滑无比的大镜子前。

晨曦透过窗楹,丝丝缕缕照在明镜上。镜中的人影,身量未足,稚气犹存,分明是她六七岁的样子。

柳长安抱着发抖的肩膀,缓缓蹲下,克制不住地放声大哭起来。

老天,真的又给了她重活一次机会吗?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