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三国醉三国》三国醉龙图全本小说 RPS 三国醉三国精彩内容

更新时间:2020-04-25 12:04:41

《三国醉三国》三国醉龙图全本小说 RPS 三国醉三国精彩内容 连载中

《三国醉三国》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很方第分类:历史主角:凌渊卿,左相

火爆新书《三国醉三国》是很方第所创作的一本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凌渊卿,左相,书中主要讲述了: “对了,这个是凌公子让我转交给姑娘的。”兰姑临走时将手中的东西交给了顾云璃,一壶孤烟,加一张有着潦草字迹的纸张。 美酒赠君,诺言...展开

《三国醉三国》免费试读

“对了,这个是凌公子让我转交给姑娘的。”兰姑临走时将手中的东西交给了顾云璃,一壶孤烟,加一张有着潦草字迹的纸张。

美酒赠君,诺言勿忘,改日再会。

诺言?

顾云璃想了半天也没想起字迹曾许诺过他什么,难道是请他喝酒?实在想不起顾云璃也就不再纠结了,待他回来再问罢。

将那壶孤烟拿在手上随意颠了颠,顾云璃挑眉摇头笑了笑,这送人酒送半瓶是帝京的讲究不成?待他回来可要好好问问。

这边顾云璃方才拿到凌渊卿的临别赠礼,全然不知那人正在帝京闹得风生水起。

左相府内,书房内又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候在外面的小厮丫鬟战战兢兢,腰弯得更厉害了些,生怕一个不小心就会成为被殃及的池鱼。

“逆子!这个逆子!”满地狼藉中左相愤怒的咆哮声传遍整个相府。

“老爷息怒,二少爷只是心疼莲夫人,又年轻气盛,您与他好好谈谈他定能理解您的难处的。”

“擅自发卖东苑所有丫鬟小厮我都不与他计较了,他竟然还敢将篓子捅到张阁老面前去,还是以如此愚笨的法子,气得张阁老在朝堂上如疯狗般逮住我就不放。那个逆子呢?”

“二少爷……二少爷,去给莲夫人买糕点了。”管家的声音越来越低。

“岂有此理!捅了如此大的篓子他竟能没事人般上街买糕点!去给我把他抓回来!”

“这……”管家有些迟疑。在相府待了这么多年,这主子的性子没人比他更清楚了,别看他现在气得恨不得杀了凌渊卿,但那二少爷到底是他心坎上最喜欢的儿子,气过了也便什么都没了。而那位的性子也是跟他这个爹一样样的倔,他要真去绑了回来两人不知又要怎么闹了。

凌茗书瞪眼,管家只得躬身退下让人去把凌渊卿“请”回来,只尽量拖延了时间。

被选中去抓凌渊卿回来的小厮刚走到门口便看见提着大包小包的凌渊卿大步走了回来,脸上瞬间转阴为晴,殷勤地迎了上去。

“二少爷,老爷请您去书房一趟。”一小厮小心翼翼地道。

“不去。”凌渊卿脚下一步不停直接往后院走去。

小厮赶紧上前一步拦在凌渊卿面前,看着他手中的糕点吃食弯腰讨好道:“您是要将这点心拿给莲夫人吧,就让小的帮您送过去吧,这天寒地冻的,二少爷您去老爷书房喝杯热茶多好。”一边说一边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就准备去接。

凌渊卿一抬手避开小厮的手,“尽孝心的事还是亲力亲为的好。”

“二少爷您就行行好,救救小的们吧,您若不去见老爷,小的们这一顿板子是挨定了。”这小厮都快哭了,他后面的几个人也都一副心有戚戚的模样看着顾云璃。

“又是这招,也不嫌烦。”凌渊卿眉头皱的死紧,也不知说的是左相还是这些小厮。只将手中的糕点吃食扔到小厮手中,转身朝书房的方向走去。

看着他的背影,那几个小厮暗暗呼出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拎着糕点往莲夫人的院子走去。

莲夫人接过那些大包小包的吃食,眉眼弯弯地笑了。听闻凌渊卿被叫去了书房,又是一阵担心,坐立不安。想要赶去书房,可是去了又能如何,她的话,那个男人从来不会听。

不提莲夫人怎的心神不宁,凌渊卿到了左相书房,看见一地的狼藉,便摇摇头只站在门口不再进去一步。

“我说左相大人,就算下面给的孝敬再多也不能如此浪费吧,这一地的珍品碎片要让人看见非参你骄奢淫逸不可。”

“逆子,你还有脸回来!”

“我就知道您看来我要不舒服,所以才想着法儿的离您远远的,奈何您非要让我来碍您的眼。要不我还是先走了,您好好平复平复?”凌渊卿说完就想走。

“您给我进来!”凌茗书咬牙切齿。

没办法凌渊卿只得提步进了书房,小心翼翼地避开一地的瓷器碎片。

“你倒是说说,你都做了些什么,将张阁老气成这样。”凌茗书喝了口茶尽力压下心中的怒火,问道。

“我没做什么啊,不就是将为东苑那女人制药的丫鬟还给了张阁老的夫人,阁老府中一堆的莺莺燕燕,想来她在阁老府中会大有作为的。哦,对了,去之前,我还让那丫鬟将她知道的方子都写了下来,无偿地为阁老府宣传了一下这些良心药方,放心,那些方子我都找医馆核对过了,确保都是些杀人于无形、药到命除的好药。”

“你还敢说!用如此低劣的手法伤了张阁老,于你百害无一利。这朝堂上的人哪一个家里没有些阴私,所以在这里早就形成了一种共识,朝堂上再如何互相攻讦,都不会轻易去挖对方内宅的阴私,人活一张皮,若真撕破了脸皮,没有谁能落得了好。你如此作为,以后如何在朝堂落足,张阁老必不会轻易罢休,其他人也必视你为洪水猛兽。”

凌茗书苦口婆心地想将自己多年混迹朝堂的经验告诉凌渊卿,偏对方不是个会领情的人,“我从未想过要进入你口中的这个朝堂,我所追寻的东西你这一辈子都不会懂得。所以不要再跟我讲你所谓的为人处世之道,我们为的不一样的人,处的也是不一样的世。”

“你既已生在相府,有许多事注定是避无可避的。你若在如此固执,总有一天,会后悔的。”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凌茗书开始看不清这个儿子了,他与自己那样相像,又那么地不同。

“也许你说的是对的。但我不会因为以后可能会后悔,便全盘否定现在的想法。我觉得我终其一生也成不了你这样的人。东苑的那女人是什么样,你一直都知道,这些年她一直退让,恨不得将自己堕入尘埃,不再碍谁的眼,却还是逃不了一次次的迫害。若不是她不肯,我早就带她离了这虎狼窝。若再有下次,就算绑我也要把她绑走。”

凌渊卿接着道:“这次给你添乱了,你可以将我逐出家族,发配西北苦寒之地,我觉着夕洲就不错。如此也能对朝堂上那些人有个交代了。想来这些事根本难不倒堂堂左相大人,古道城还有美人盼归,还望您能早日将我发配过去。”

如此又过了几日,左相终于求得皇帝的旨意将凌渊卿发配西北边境夕洲小城任小县令,如无突出业绩永不得回京任职。

其他人一见人左相都舍得将儿子发配至那等鸟不拉屎的地方便也没话说了,左相的儿子一走京中便又少了一人与自家的子侄抢好官位,这也算了一桩幸事了。只那被凌渊卿面子里子都伤得不清的张阁老与凌茗书从姻亲变成了敌人,斗得风生水起。

其中,最高兴的莫过于右相一派了,左相此次赔了一个儿子不说,还多了张阁老这么一个难搞的敌人,他们自然是乐见其成。坐山观虎斗的滋味不要太爽。

此次事件的始作俑者凌渊卿对此结果也是很满意的,想来经此一事,东苑那女人能消停很久了,莲夫人的安全无碍,而自己也可以彻底离开帝京这摊浑水,回古道城过自己自由自在的日子。那儿有美景,有美酒,还有美人,只要碌碌无为便可永远待下去,他是傻了才会想做好业绩回京。

如此看来,这场闹剧,唯一的受害者倒是搞不定自己儿子的左相和被气个半死的张阁老了,偏这两人还在朝堂上不停地相爱相杀。

而这些都与凌渊卿无关了,他收拾好行李,带着两个惯用的侍卫在第二日天色还暗的时候便骑马出了帝京。

帝京城门的阴影里,知晓他今日离开的莲夫人早早就让人驾了马车等在这,就为多送他一程。

“夫人在这候了半晌,怎么不出去见见二少爷?”丫鬟问。

“见他好好离开就够了,见了反而不美,我会舍不得,他也会放心不下,无法快意人生。”莲夫人淡淡道,眼里满是温软的笑意。

而此时古道城的顾云璃还不知正有人向她策马而来,正忙着与兰姑商量如何利用凝妆楼获取自己要的信息,又要想着要寻人来补了绿芜的缺,偶尔有时间也只是寻思纪青城怎么还不回来,担心他此行可否安全。

很多时候,世事的变化总是快得惊人,一月,一天,一个瞬间,有些事变了就是变了。时机一错过,再难挽回,只余不尽唏嘘。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