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嫌疑人》嫌疑人在线观看高清 健全文 嫌疑人字母文

更新时间:2020-08-19 08:04:16

《嫌疑人》嫌疑人在线观看高清 健全文 嫌疑人字母文 连载中

《嫌疑人》

来源:作者:最后的卫道者分类:主角:李讷,左平渊

《嫌疑人》是最后的卫道者写的一本进化变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嫌疑人》精彩章节节选: 韩王为何会驾临宋家?不知,但绝不会是什么好事。 原本在内堂安静喝茶的宋衍武,此刻走了出来,见到李讷并没有摆多大排场,心下稍安,可...展开

《嫌疑人》免费试读

韩王为何会驾临宋家?不知,但绝不会是什么好事。

原本在内堂安静喝茶的宋衍武,此刻走了出来,见到李讷并没有摆多大排场,心下稍安,可当他看到跟在韩王身后的左平渊,心神却没来由地一跳。

韩王带着左平渊前来,怕是来者不善,宋蟾宫想到这里,向宋衍武递了个询问的眼色,宋衍武抬了抬手,示意稍安勿躁。

宋蟾宫心领神会,便走过去笑脸相迎。

“哎呀!韩王殿下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宋某在这里给殿下先赔罪了!”

宋蟾宫是何人,韩王自然不可能认识,为了避免尴尬,左平渊早就给李讷有所描述。

此人便是宋轩的父亲吗?李讷心中冷笑。

“宋家家主不必拘礼,本王是不请自来,只为一睹令公子风采,今日也略备薄礼,以表诚意,来啊!把东西拿上来。”

话落,四个仆人上前一一打开礼盒,引得众人惊呼连连,玉如意、野山参、珊瑚雕、金银剑,这真是好重的礼啊!

“宋家主可还满意?”李讷轻摇折扇,一副上位者的姿态。

没有说什么,宋蟾宫反而看向宋轩,“轩儿,你怎么看?”

宋轩抬脚来到李讷身前,微微鞠躬,李讷双目一闪,隐隐藏着激动。

“宋轩在此谢过王爷,不过这些东西太贵重了,在下不能受,还请殿下收回!”

被拒绝了?李讷盯着宋轩,沉默了。

场中气氛一凝,所有人都看出了不对劲,甚至有胆小的人已经开始冒冷汗了。

又过了好一会儿,李讷才开口,便听他笑道:“好,宋轩,能不为珍宝所动,本王没有看错你,那就把东西都收起来,不过今日我还带了一坛好酒,你总不会也推辞吧!”

宋轩还在犹豫,李讷却不依了,“怎么?酒也不能喝?”

见李讷不悦,宋衍武适时出来打个圆场,“当然不是,回韩王殿下,今日老朽孙儿成年,自然可以饮酒!”

宋衍武现身了,左平渊忍不住冷笑一声,“宋前辈,这次可见到你的真容了。”

“原来是宋家的老爷子,失敬!”李讷似笑非笑道。

“不敢,我看时候差不多了,就开宴吧!王爷请上座!”

宋衍武做了个请的手势,李讷坦然受之,左平渊跟随其后,众人纷纷落座。宋蟾宫拍了拍宋轩的肩膀,好似让他放轻松一些,宋轩微微一笑。

这宴开了,府中的气氛又逐渐热络了起来,吹吹闹闹,之前的紧张气氛转眼烟消云散。

唯独主桌,还显得有些僵,静待了片刻,李讷终于是开口了。

“上酒吧!”

左平渊起身,环视了在座的人一圈,笑道:“几位,今日之酒,乃是王爷多年珍藏,左某献丑,给各位满上!”

从仆人手里接过酒,左平渊话不多说,一拍酒坛,只见坛中美酒从坛子里飞出数柱,直接落到了在座各位的杯中,竟没溅出一滴。

这一手,足见功力。

宋衍武拍了拍手,不愧是左家家主,本事了得。

“下属一点雕虫小技,大家见笑了,来,大家为寿星同饮一杯!”李讷哈哈一笑,端着酒杯遥对着宋轩。

宋轩连忙端酒起身,“晚辈先干为敬!”

众人同饮,左平渊和李讷相视一笑,也干了。

就在宾朋尽兴之时,宋家府外,众多士兵已经将此地封锁,宋家人浑然不知。

而主桌之上,左平渊特意来到宋蟾宫面前,为之前拜访时的傲慢赔礼。

“前时,我曾与宋家闹了一点小矛盾,现在想来,实在是不该,左某小肚鸡肠,给宋兄赔不是,也希望老前辈原谅,愿我左、宋两家永远交好,敬两位!”

“言重了!”

左平渊的态度让宋蟾宫开始警惕起来,就连宋衍武都皱起了眉头。

酒过三巡,李讷渐渐觉得索然无味,此刻他竟然端着酒离开了主桌,来到了院中。

“诸位!这最后一杯酒,我敬给宋家在场的所有人,可好?”

众人激动了,无不高喊王爷千岁,这可是堂堂王爷的敬酒,是何等荣耀。

看到众人的反应,李讷突然大笑不止。

宋轩有些不解,觉得自己的生辰,韩王应该没必要表现得如此开怀吧!

但这一幕落在宋衍武和宋蟾宫眼中,却叫二人神色大变。

“不好!”

突然,李宛如一声惊呼,“轩儿,你的手?

宋轩闻言看向自己的手,入眼却见右手手腕处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漆黑的环印,当即面露惊惧之色。宋衍武和宋蟾宫回头看到这一幕大骇,二人立刻拉起各自长袖,果然,都有一个黑色的环印,。

“愿明年的今天,便是尔等的祭日!”。

李讷将酒向天地一洒,宋蟾宫惊恐大吼,“这是劫灵之气,这是劫灵之气,爹!”

“酒!”宋衍武猛然转身看向桌上的酒坛,左平渊大笑中抓起酒坛往空中一抛,一道劲风将其打碎,便见黑气轰然爆发,飞向所有宋家人。

宋衍武目眦欲裂,“左平渊,你这个卑鄙小人,竟然勾结劫灵想置我宋家于死地,我真恨当初一念之仁,酿成今日之祸,我要你死!”

面对宋衍武含怒出手,左平渊却不接招,闪身退到李讷身边,狞笑道:“老东西,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宋家既然敢藐视韩王,自然就没有再存在的必要了。”

“左平渊、李讷,我杀了你们!”

宋蟾宫双目赤红,如同疯魔冲向二人,却被左平渊截住。此刻宋蟾宫身中诅咒,实力大减,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咔嚓!

没过几招,宋蟾宫便双腿被废,被左平渊一脚踹飞。

“爹!”

“蟾宫!”

看到父亲凄惨的模样,宋轩怒吼着就要上前拼命,却被宋衍武和李宛如拉住。

李讷估计是没兴趣了,随口交代了一句便离开了宋家,这里有左平渊处理,他很放心。

“轩儿你记住,要活下去,别忘了我宋家今日血仇!”

说罢,宋衍武双手掐诀,一股无形的气势在他身上聚集。

“轩儿你快走”,宋蟾宫知道以父亲的状态必然拖延不了多久,急道:“宛如,你不是宋家血脉,跟轩儿一起走,走啊!”

李宛如哪里舍得自己的夫君,哭喊道:“不,蟾宫,我要跟你死在一起,轩儿你快去找星月和昊儿,保护好他们,快去!”

宋轩流着血泪离去,他绝不能让宋星月和宋昊出事。

感受到宋衍武释放的气场,左平渊笑了,笑得很轻蔑。他看出来了,对方只是想用这气场困住自己。

左平渊就这么玩味地看着宋衍武,随手一挥,一张接着一张桌子撞向气场壁,宋衍武遭受冲击,七窍流血,最终倒地不起,他本就是强行施法,此刻乃是反噬而亡。

“爹!”

“公公!”

左平渊缓步走近,看着宋衍武的尸体,吐了一口口水,毫无怜悯。

“我跟你拼了!”

李宛如看到宋衍武被羞辱,冲上去拉扯,被左平渊一把拽住头发,撞死在柱子上。

“宛如!”宋蟾宫悲痛欲绝。

随着大量官兵进入宋府,整个宋家乱作一团,那些普通的宋家族人全被抓了起来。

一名官兵踹开柴房,开始细细搜查,韩王的命令是一个都能放过。宋星月躲在柴堆里瑟瑟发抖,通过缝隙看到来人正在逼近,吓得她气都不敢出。

“救命啊!救命啊!”

突然传来的大叫把人引开了,宋星月躲过一劫,但她听出了刚才那人的声音。

“是小弟!”

太累了,宋昊呼哧呼哧喘息,好不容易把人甩掉,终于可以歇会儿了。然而就在这时,身后一把大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宋昊本以为自己完了,但随着身后倒地声响起,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刀也掉在了地上。

“大哥!”

一转身,宋昊就看到的是宋轩,还好来得及时。

“没事了,你姐姐在哪里?”

“在柴房藏着,我带你去!”

前院,宋蟾宫一脸呆滞地坐在地上,他的家毁了,父亲死了,妻子死了,孩子也不知道能不能逃命。

“宋蟾宫,你真可悲。”

宋蟾宫笑了,笑得凄凉,“是,我是可悲,但你为李讷那种人卖命,不也是一样可悲吗?”

左平渊嗤笑道:“李讷是什么样的人,我比你清楚,狡兔死走狗烹的道理我也知道,就不劳你费心了。”

“看来你野心不小啊!李讷那蠢货,也不知他什么时候才能醒悟,自己一番心血,却原来只是在为他人做嫁衣。”

“你说对了,不过还是得死。”左平渊挑了挑眉,右掌悬于宋蟾宫的天灵。

宋蟾宫出奇地冷静,忽然说道:“我有一个关于你左家先祖的秘密,不知道你有没兴趣?”

“你在耍什么花样?”

“我还能耍什么花样?我只是想在临时之前和你做个交易。”

“你想让我放了你的孩子。”

“不错,如果这个秘密不值,你可以随时杀了他们。”

“看来你很有自信”,左平渊撤了手,蹲了下来,“说吧!如果真有价值,我不介意饶他们一条小命。”

宋蟾宫缓缓闭上眼睛,显得很疲惫。

“但愿你能信守承诺,这个秘密是我在一处悬崖上发现的,那上面刻着你左家先祖的预言,预言说,预言说……”

“预言说什么?你大声点儿!”

说到最后,宋蟾宫奄奄一息,左平渊焦躁地靠近想要听清楚关键,却完全没有料到宋蟾宫突然张嘴,一口鲜血喷在他的头上。

左平渊迅速拉开距离,惊怒交加,他知道自己被耍了。但他马上就意识到了,宋蟾宫的这一口血可能不那么简单,毕竟同为道门中人,他害怕了。

“你要做什么?”

“以我血肉生命为祭,诅咒眼前之人,降天人五衰!”

一瞬间,左平渊知道宋蟾宫对自己做了什么,他倒在地上痛苦挣扎。

“不!不!我不要死,我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