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荷风误》荷风被黄毛 BL 荷风误章节在线试读

更新时间:2020-09-06 16:02:23

《荷风误》荷风被黄毛 BL 荷风误章节在线试读 连载中

《荷风误》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天水京分类:古代言情主角:赵子,陆昭

《荷风误》作者:天水京,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赵子,陆昭,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马车自启夏门入,一路向北,等到了陆府门前时,天色已经昏暗。 透过车帘的缝隙向外看,隐约可见陆府的几位婢妇在门口侯着。纳妾不似娶妻...展开

《荷风误》免费试读

马车自启夏门入,一路向北,等到了陆府门前时,天色已经昏暗。

透过车帘的缝隙向外看,隐约可见陆府的几位婢妇在门口侯着。纳妾不似娶妻繁琐,六礼都没有,更别说会有人出面迎亲。

有多少妾室悄无声息的就进了门,余生便再未踏出过垂花门,高门清寒,到死也不会有多少人知晓。

随着地上的转毡跨过门槛时,赵子遇心中莫名泛起一丝微凉,不过也只是一瞬而已,很快又被汹涌的木然所取代。

安置赵子遇的,是后院一处名为松香阁的地方。仆妇们在床前撒了花钿和铜钱后,便退了出去。

听到房门合上的细微声音,赵子遇难得收起一贯懒散的模样,取而代之的,是恭谨地以扇遮面,端正地坐在床边。

不为别的,只为等待陆辙来却扇。

陆辙是去年年底接任的御史中丞一职。赵子遇不惜这般自降身份,也不过是想要赌一把。

御史中丞能够经手六品以上的官宦之案,行督察之职。其中便捷,不用言说。若是能够倚仗他,是最为迅速和有效的办法。

只是……她不确定,他愿不愿意帮自己。

除却都护嫡女的身份外,她没有任何筹码。就连这唯一的筹码,也像个笑话。

时间一点点过去,赵子遇不知不觉中陷入一片空白,等到微弱的敲门声从外面传进来的时候,她才从发呆中回过神。舔了舔下唇,一嘴腥味。

“叩叩……”敲门声又响了一阵。

赵子遇下意识地沿着声音往左边看了看,看到花鸟屏,才蓦地想起来,房门是在自己右边。隔着窗棂可以看到外面的天色灰暗,竟然已经到了晚上。

“姑娘,是婢子……”敲门声又响了一下,混合着千秋低低的话声。

“进来吧。”赵子遇慢慢放下团扇,手因为长时间的悬着而僵硬地像块木头,和她此时的面色一样黯淡。

“婢子刚才听府里的姑姑说,陆二公子不会来了。好像是城郊的一桩案子由御史台接手,陆二公子今儿一早就被召进宫去了,要过两日才能回得来。”

陆辙进宫了……

赵子遇莫名松了一口气,很快又升起自我厌恶的情绪来。她等了十二年,日夜都在等着回来的这一天,可是近在眼前的机会往后推迟了两天,她却不自觉的生出庆幸之感。

她以为自己早就只剩一具躯壳,不曾想,也会有和活人一样的紧张,紧张和一个陌生的男人共度夜晚,毕竟,她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过两日,便过两日罢。

一夜噩梦,惊醒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明朗。竟是一觉睡到了早上,赵子遇缓了一会,拉过外衫,信步走到院中。

松香阁里的景致,和十二年前她住过的宅院有些相似,只是屋后的芭蕉比她记忆中的矮了些许。

院里的婢妇,昨日就被她遣退了,这会倒是清静得很。把手搭在芭蕉叶上,赵子遇心不在焉的拢了拢衣袖,将手臂上的伤口遮了去。

“姑娘。”

刚理好袖摆,千秋从外面走了进来,小声对她说:“三夫人要见你。”

三夫人?赵子遇捏着袖摆的手滞了一下,终于想起陆辙那个弟弟陆昭,便点头对千秋说:“带来前厅吧。”

陆三公子,陆昭。赵子遇早有耳闻,此人是陆家上下唯一的一朵奇葩,堪称是陆家最有辱门风的“一大败笔”。

作为陆家的幺儿,陆昭今年不过刚满二十,可他的孩子却有五个了,都是成亲之前和不同的侍婢所生。成亲之后,更是公然养了一群家妓。

原本这也没什么,但陆昭这个人,偏生喜好在云雨初歇之时写诗。可能是所谓的灵感迸发,那些风流诗写的还算上乘。加之陆昭生得容貌俊美,风度极佳,人和着诗,堪堪成了一种美学,甚至备受高门子弟的追捧。

到后来,聚在一起赏析陆昭的诗,渐渐在各地风靡起来,还有擅画的公子哥,为陆昭上百首的风流诗都配上了美人图,这些诗画一经传阅,更是令陆昭名扬天下。

以至于远在扬州的赵子遇,都拜读过陆昭的好诗。这也令她一度是……不知陆辙,先识陆昭。

不过这印象深刻也不单单源于诗,还有一个原因,就在于陆昭的妻子。也就是这个要来见她的三夫人。

陆昭的妻子顾芸,是兵部尚书顾万景之女。顾万景在十二年前那场变动中,帮了赵家很多。若不是顾万景暗中的帮携,赵子遇一家,很难全身而退迁至扬州。

因而婚讯传至都护府时,赵子遇特地又将陆昭的诗翻出来,拜读了一遍。只叹这世道不公,偏将鲜花插在牛粪上。

“二嫂嫂。”柔软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赵子遇起身相迎,就见一个端庄和蔼,杏眸澄澈的女子走进来。

一身素色锦裙,没有过多的花纹,头上发间,亦没有什么首饰。只有腰间,系着一枚寡淡得不能再寡淡的白玉佩。看那玉佩的质地,也是普通至极,边上还磕碎了一个角儿。

若非千秋事先告诉她,来人是三夫人。赵子遇恐怕是不敢认这样一个素气的女子。

素气归素气,一举一动间的气质却是难掩名门闺秀的气韵,一看便知是自幼收了良好的礼教规范,极富有教养。

行了个规矩的见礼,赵子遇淡声道:“三夫人切莫这般称呼我。”

她毕竟不是正妻,还担不起嫂嫂这样的称呼。若叫人听了去,迟早会引人猜忌。虽然赵子遇无畏人言,却也不想生出无端的祸事来。对她来说,这些潜伏的祸事,太过麻烦。

顾芸自知方才的称呼有些不妥,连忙将赵子遇扶起来,笑道:“那我以后叫你子遇可好?我见过你的,那时候你我还都是孩童,不想一晃十多年,我们还能有这样的缘分。”

赵子遇微微颔首,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顾芸的衣摆和扶着自己的手。

“听闻你要来,我便绣了这个。”顾芸略有些羞涩地递给赵子遇一个香囊,正面是五色鸳鸯,背面是盛开的桃花。

针线细密,设色精妙,鸳鸯脖颈上炸开的些许绒毛都看的一清二楚,栩栩如生。这样的女工水准,便是专业的绣娘也难以达到,令人惊叹。

赵子遇双手接过香囊:“三夫人客气了。”

“你也别叫我三夫人了,怪生疏的……”顾芸见她面无表情,心下有些怯怯,顿了一下,才接着说:“我和你年龄相仿,叫我芸娘便好。”

“嗯。”赵子遇轻声应了。

顾芸又说了两句,赵子遇都没什么反应,便不好意思地说:“我这趟来地唐突,还是不多叨扰了。”

说着她起身准备回去。朝着门口走了几步,好像又有些犹豫。

赵子遇跟在她身后,问:“芸娘可是有什么话想说?”

顾芸有些诧异,想了想还是摇摇头:“没。”

“如果是关于出行的事,我想我是乐意的。”赵子遇慢悠悠地道。

顾芸闻言,忍不住“啊”了一声,睁大眼睛回头看她:“你……你怎么知道?”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