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穿越即是雷》穿越叶罗丽成为雷王子 小说完结版 穿越即是雷调教

更新时间:2021-01-09 12:02:02

《穿越即是雷》穿越叶罗丽成为雷王子 小说完结版 穿越即是雷调教 连载中

《穿越即是雷》

来源:作者:猫千岁分类:现代言情主角:安以颜,王上

新书《穿越即是雷》全文在线阅读,作者猫千岁,主角安以颜,王上,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套用很有名的一句话! 一觉醒来,比发现身边...展开

《穿越即是雷》免费试读

套用很有名的一句话!

一觉醒来,比发现身边睡着一个裸男更可怕的是什么?

是五个裸男。

不过对于安以颜来说,还有比这更可怕的,那就是发现自己成了这五男中的一个!

而她的身侧,还睡着一个如罂粟般艳丽的绝色少女。

安以颜在脑中将镜头回放,昨天上午,她出门,约好了刚刚确定关系的男友去进行第一次的情人节约会。然后,没有见到男友,因为一出门她就被雷劈了。冬天里面为什么会有雷呢?因为有一句诗就说是冬雷阵阵。而为什么她又确定那是昨天发生的事情呢?因为很显然她刚刚一觉醒来。好吧,所有的解释都有些牵强,不过算了,安以颜现在管不了这个。

她现在面临着一个无论做些什么都无法表达其心情的特别状况!

她坐在一张大得有些离谱的床上,维持在一种一觉醒来发现天崩地裂进而惊得坐起的姿态上。上半身凉飕飕的,因为未着寸褛,不过胸部平坦,没有走光的问题,或者说是跟本就没有可以走光的部位?下半shen也凉飕飕的,因为同样未着寸褛,不过掩在上好的丝绒被下,同样不用担心走光,或者走光给谁看呢?她自己?或者是睡在她旁边的同样未着寸褛的少女和……少男们?

就在安以颜思考着这重要问题的同时,倒在她旁边的一个少年轻轻的拽了她的手臂一下,示意她赶紧趴下,不要惹祸。然而安以颜却并没有能够及时的明白少年的好意,反而像是被蝎子咬了一样,猛的甩开了少年搭在她胳膊上的手指。这剧烈的反应自然毫无疑问的惊醒了少女。

睫毛微微颤动,眼睛缓缓睁开,深深的映在安以颜的视网膜上,此后也一直经久不散,仿若烙印一般的,是一双平静的,傲然的,如同研开的墨砚一般的漂亮眸子。

安以颜与那眸子的主人对视了半晌,然后眼睁睁的看她坐起身来,丝被滑下,身材好得让人生气。但那并不是安以颜想要看到的东西,所以她启唇,提气,扯出一个破音的“啊——”声。

惊起殿外树上寒鸦,吓落屋内床上男色。

眼看着原本噤声的倒在床上,没有睡着也在装睡的四个男孩分做四个方向兵荒马乱的滚下床去,又连滚带爬的聚堆跪在床前,也不知道是因为没穿衣服觉得冷,还是因为心里害怕,总之是风中凌乱的瑟瑟发抖的时候,安以颜觉得她才是最该风中凌乱的瑟瑟发抖的那人。

随着她的一声吼叫,屋内又霎时涌进了一批穿着衣服的少男少女,进来之后,却都一个个脸色茫然的看着她已经发不出声音,却还暂时闭不上的嘴巴。然后,又一个个后知后觉的,脸色惶恐的跪了下去,并颤声问道:“王上,您没事吧?”

少女闻言,重新倒回床上,拉高丝被,一手支头,神情慵懒,“有事的人,看起来像是我吗?”顿了一下,她斜斜的挑了安以颜一眼,缓缓的道:“你们该问,安以颜,安公子,您没事吧?”

听到自己的名字被叫,安以颜傻愣愣的又将视线定在少女的脸上,“啊?”了一声。

少女却不动声色的,看着安以颜不再说话。

安以颜在少女冷然的目光注视下,脑袋瞬间成了一团浆糊,只好本能的编着似乎最适合于眼前此景的瞎话,“我,我好像做噩梦了。”

少女的脸上突然露出一抹有些复杂的表情,随即却又轻轻的笑了出来,“哦?那就说说看,是什么样的噩梦让你突然的这样大喊大叫起来呢?不会与我有关吧?”

安以颜小心的瞥了一眼仍旧跪在地上的一干人等,他们刚刚有人叫了一句“王上”,而以物以稀为贵的原则来看,显然这床上刚刚唯一的女性也就是她眼前的这位少女才是那个身份尊贵的人,更何况她刚刚也是应了他们的。那如果所谓的“王上”是在叫这少女的话,那她……呃……附身……还是啥的……这人又是什么身份呢?

眼前这华丽得乱七八糟的,像是王宫一样的地方;这群穿着也乱七八糟的,像是来自于古代的人;还有这个漂亮得乱七八糟的,似乎是啥女王的艳丽少女;以及自己这具乱七八糟的,女变男的身体……这究竟都是些什么呀?

穿越吗?还是女变男的那一种?老天!安以颜默默的仰天长叹,你一个雷劈死我就算了吧,何苦再送另一个大雷给我呀?

安以颜在这边自怨自艾,而那边的女王大人显然耐性不佳。

她抬起一般而言似乎会被比喻为白藕一样的手臂,在安以颜的眼前很是随意的晃了一晃,腕上银质的手环叮当作响,“嘿,安以颜,回神了。”

安以颜听话的回过神来,看向少女,瞬时眼泪汪汪。为什么呀?为什么?如果她非穿不可,那为什么穿的不是眼前的少女啊?难道是一不小心砸错了目标吗?

安以颜想到这里,猛的闭上眼,倒回床上,被子拉高,盖住头顶,口中还念念有词的道:“神啊,曾经有一次珍贵的穿越机会摆在我的面前,可是我没有珍惜,现在我已经追悔莫及。如果可以再来一次,我希望,穿成一个绝世少女。”

绝世少女听着安以颜闷在被子里的含含糊糊的嘀咕,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嘴角轻翘,眸中染上一抹兴味。她伸手扯了扯盖在安以颜头顶的被子,轻声说道:“安以颜,你知不知道凭你现在的所作所为,我都可以把你当作疯子打到冷宫,或是干脆杀了你了?”

安以颜闻言,猛的起身,瞪向少女。速度之快,差点让少女闪避不及,撞个正着。

少女稍稍的退开了一点,看着安以颜的眼中终于一点点的被恐惧浸染,这才微微的笑了开来,“算了,你先下去吧。大清早的,别闹得人一惊一咋。”

安以颜听见少女的语气里并没有带上什么真怒,心中不由松了口气,然而身体一时却还是僵在那里,不知该如何反应。

这个时候,早先曾拉过安以颜一把,示意她趴下,却不幸被她一把挥开的少年赶紧爬至床边,拉着她的胳臂示意她赶紧从床上下来。这回安以颜终于没有再误会少年的好意,赶紧顺着少年拉她的力道蹭到床边,然而一丝不挂的尴尬却让她又不知该如何是好。

少年竟也是知机得可以,见了她的样子,自己还没有穿戴什么,就已从地上找出她的衣服,硬拉着她七手八脚的穿好,然后才去寻了自己的衣服穿上。

少女仍倒在床上,不动声色的看着一切,脸上的神情有些高深莫测,让人搞不懂她在想些什么。

其余的几人也都穿戴好了之后,少女挥了挥手,示意他们下去。

安以颜被那帮她的少年拉着,一步一回头的走出了屋子。而那少女也只是一脸兴味的看着她离开,不挽留,不责怪,无怒容。

出了屋外,自有人领了他们穿过无数曲折的长廊,来到一间小院,然后自顾离开。

五个少年,包括如在梦中的安以颜,全都安安静静的。直到引领他们回来的那人离开,少年中的一个突然冲到安以颜面前,狠狠的甩了她一个巴掌,脸上的愤怒像是隐忍了很久,终于爆发开来,“安以颜,你算是什么东西!以为自己长得好看一点,就敢这样作怪!看我不打烂了你!”

安以颜愕然,宫斗戏里常见的戏码。但几个男人演来,怎一个囧字了得?

她在这边发愣的时候,那边帮她的男孩早就跪了下去,却不是冲着打她的家伙,而是对着另一个大约十七八岁的一脸超越年龄的稳重谦和的男子,“顾公子,以颜他不是故意的,他只是不懂事,求求您放过他吧。”

安以颜以掌抚额,从前还没发现,可为啥自己的名字从这少年的口中叫出来就这么奇怪呢?以颜,遗言,什么烂名字!从前她可没被别人这样叫过,妈妈都是叫她小颜,在一起没有多久的男友叫她颜颜,别人则都是连名带姓的一起叫她,从没有人叫她以颜……

没有给她抱怨的机会,被称做顾公子的男子已经开口,“算了,都各自回屋吧,别在闹了。”

男子一发话,那打她的家伙虽然心有不甘,却也还是乖乖的退往了一边。

随后顾公子率先的转进了小院中的一间房间,帮她的男孩见状,赶紧站起身来,扯了安以颜进了另一间屋子。

屋子古香古色,算不上十分的华丽,倒也并不简朴,是属于那种如果放在古代的宫殿,就只能用平常来形容的独门小屋。

两人进到屋后,男孩拉了安以颜坐下,然后站在她的身前,躬着身子,轻轻的碰着她被打了的脸道:“疼吗?”

安以颜萎靡的缩在椅子里面,面前的男孩看起来只有十二三岁的模样,乖巧可爱,一双大眼睛此刻水灵灵的扑扇着,苹果一样的脸蛋让人很有一种想要掐掐的冲动。然而安以颜此刻却只是觉得疲惫,“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啊?”

男孩愣了一下,脸上闪过一抹奇怪的表情,“你说什么呀,以颜?”

安以颜哭丧着脸,“我失忆了,小男孩。你知道什么,就告诉我吧,别让我问。”

男孩的脸上瞬时闪现出一种不知道算不算是风中凌乱时该有的表情,“以颜,你别吓我……”

安以颜无限委屈,“你看我像是在吓你吗?我都被吓坏了。”

男孩坐到一旁的椅子上,径自深思了一会儿,终于小心开口道:“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