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千金撩人:剩女也魅人》千金剩女不愁嫁 精彩试读 千金撩人:剩女也魅人虐文

更新时间:2021-01-13 06:01:04

《千金撩人:剩女也魅人》千金剩女不愁嫁 精彩试读 千金撩人:剩女也魅人虐文 连载中

《千金撩人:剩女也魅人》

来源:作者:沧浪水分类:古代言情主角:明寒,庄明寒

《千金撩人:剩女也魅人》由网络作家沧浪水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明寒,庄明寒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是!” “来这里!”招手示意儒生跟着自己...展开

《千金撩人:剩女也魅人》免费试读

“是!”

“来这里!”招手示意儒生跟着自己,边走近南边的猪圈,边小声嘟囔:“小猪啊!快出来,儒生给你们送美餐了!”

猪圈挖得很深,厕所就在猪圈上边,元彪指了指那个两块青石板中间的缝隙,示意他蹲上去。

庄明寒双脚轻轻站上去,低头就看到一头小猪敏捷一跳,长嘴已经贴近他身下的缝隙,撞得石板都似乎晃了晃,立刻骇得一声怪叫,跳了出去。

元彪愣愣地看着跳得老高竟然跳出猪圈矮墙的庄明寒,说:“儒生,下边不过是猪啊!”

庄明寒摇摇头,拒绝再上去,难闻的猪圈味,让他不由掩住了鼻子。

元彪嘿嘿一笑,看看寂然的村子,回头对他神秘地说:“还有个好地方,我带你去!”

片刻他们来到海边,元彪七拐八拐地走到一处凸起的礁石上,只见一根结实的木棍竖着插在石缝里,木棍半人高的地方已经磨成圆润的褐色,下边系着一根长长的盘着的草绳,绳子另一头系着一块带把手的长方形木板。

只见元彪把木板放好,双腿站在木板两边,正对木棍站定,扬眉舒气,解下腰带,搭在肩上,蹲下身体,双手捏紧木棍,用力放了几个响屁,然后——

庄明寒站在远处的礁石上瞧得目瞪口呆,真的有人能够当着别人的面解决生活中这一尴尬大事,实在匪夷所思。

要知道自己从小被教育的起码的一条守则就是与身体有关的一切活动必须用敬语,似乎这样人才可能彬彬有礼地和睦相处。

可是,现在,真的有人说了也做了自己生活中不被允许的事情,还表现得这样轻松坦然,真是出乎他的意料了。

更让他吃惊的是——元彪完事后,起身系好腰带,双手举起粘着大便的木板,在胸前来回做了几个舒展的动作,在欢乐的尖叫声里把木板远远抛向了大海。

元彪得意地看向庄明寒,招招手让他过来。

“从小时候起,每天当好哭的海女们出海后,我们就来到这里借口大便,小耍一会儿,绳子要这样盘,才能够在木板甩出后,顺利拉开,我们经常比赛看谁的便便扔得远,哈哈,有时候,站在海里负责判断远近的小子还会被抛出的便便甩得一身,哈哈!”

元彪慢慢地示范给庄明寒如何盘绳子,木板已经渐渐被拉了回来,元彪拿着木板在胸前又做着动作,“手腕要这样,才能够抛得远。”

庄明寒的表情匪夷所思,天下间难道还有这样的游戏?

“儒生,到你了!”元彪放好木板,用脚踩踩,很平稳,对庄明寒说道。

庄明寒讶然,明白后,连连摇手,回身就离开,此刻,他的便意早吓得跑到了九霄云外了。

元彪摇摇头,不明所以地跟着庄明寒回村,这儒生,到底怎么回事嘛!

到了村口,街上传来一个声音:“看守贡马的张泉被官差带走了!”

元彪担心地快步走着,庄明寒也紧跟过去,看到街道上一个披头散发的妇女趴在地上紧紧抱着官差的腿大哭:“官爷!不要抓走他,宽限一天的时间,我们一定去找贡马!”

“去!去!大人命即刻带到,不要误了时辰。”

“官爷,看守着贡马,一夜连眼睛都不敢合上,这样做还不够吗?可还是被盗走了,不要抓他,宽限一天,我们立刻就去找。”

“丢贡马多么大的事情,清晨就该去衙门报案,怎么敢这么大意!放开!看看时辰,越晚板子挨得更重些!”官差粗暴地踢倒那妇女,带着张泉推推搡搡地走了。

“你们不要带走他啊!”妇人跌跌撞撞地追上去。

“造孽呀!哎!”元彪和村里的几个男人都跟着扶着哭着追着的妇女一起走向十几里外的县衙。

庄明寒也不由自主地跟了上去。

府衙的大门大开,差役森严站立,张泉直接就被按在了刑凳上打起了板子。

妇女在衙门外被官差拦着,绝望地大哭:“冤枉啊!冤枉!冤枉啊!”

“你们会把他打死的!冤枉啊!大老爷!求求你高抬贵手,饶过他,我们一定去找马!”

“天哪!清顺他爹啊!几十年看着贡马,从没有出过差错,尽心尽力,贡马被盗贼偷走,该打得是天杀的盗贼啊,老天爷,就不给人一条活路吗?”

妇人呼天抢地跪地哭嚎。

围观的人也只能陪着垂泪。

入夜,山村寂寂。

庄明寒坐在简陋的草榻上,从包裹中取出一张海南岛的地图,仔细观察良久,在下马岭旁边的空白处用毛笔蘸满墨汁,慎重地写下一个“马”字:看来贡品丢失并不仅仅是海味珍宝,连马匹都敢偷,这盗贼不一般!

这样封闭的岛屿,怎么运出呢?

仔细地观察地图,推敲良久,决定明天去附近的文昌村看看,这个位于崖城和乐会县交界的村落,山高林密,是比较好的天然隐蔽的场所,不管是囤积还是运出,都有很好的地理优势。

方正在牢房审讯丢失贡马的张泉,可惜,从下午到现在,板子打得差役的胳膊发酸,这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也被折磨得浑身鲜血淋淋,气若游丝,可除了开头叫屈了几声之后,就没能再交代出任何有用的线索。

王虎凑近方正的耳边悄悄说:“大人,这人可能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再打下去人就真废了!”

方正的眼中闪过一丝丝不易觉察的无奈,他疲惫的挥挥手,示意大家离开,一套珍品茶具仅仅换来十天的期限,如果不能抓到盗贼,补齐了贡品也难以运出崖城啊!

他叹息着回到房间,观察着墙上的海岛地图,盯着水南村,思量着:这样多的贡品,这样僻远的山村,没有大的船只如何运出呢?盗贼监守自盗和分村消化,今天的审讯应该排除这个可能了。

邻县?他目光看到了文昌村,就是你了,明天要仔细查,破案只能靠自己。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